手机端
当前位置:主页 > 世界新闻 > 非洲 >

看看我是如何挣到100万的,个人经历故事…

我
 娱乐新闻:告诉大家一个我的经历,2019年6月的一天,坦桑尼亚首都“达累斯萨拉姆”浓云密布,天气预报即将有一场小型台风,我站在阳台上,打算帮黑人老苏最后一次,就带着来非洲一年多攒下的150万块钱回国。
 
我有一个朋友,他叫李信,我经常叫他老李,因为他已经50多岁了,是个冷色调的瘦高驼背,常常偏着头瞪大眼睛,一副随时顺手牵羊的模样,这副模样在很久一段时间都令我产生误解,后来才知道他是在盘算自己的生意。
坦桑尼亚
老李在达市开一家五金店,门头类似国内县城的批发铺。规模虽然简陋,背后的关系却不小,坦桑尼亚许多铁路段的金属配件都从他这拿货,其中的异型螺栓是老苏的主要产品。
 
2014年,我从医学院毕业,原本按照分配回老家汉中的一所二甲医院做影像检验,但每月工资加上补助,只有三千多元。在汉中这样的小城市待着,我连实习期都没结束,就投奔在北京的大学同学,希望能靠医药销售吃香喝辣。
 
到了北京,我才发现这份工作根本不是充满那么多的激情和机遇,首先需要超出常人的耐心,去医院谈业务,在充满消毒水气味的走廊等待主任,通常就是整整一下午,见了面,立即要换上一副热情灵活的面孔。
 
而我在这个场子里笨手笨脚,到最后连递红包也被主任厌恶的眼神拒绝了。更让我无法接受的是,整天跑医院,见多了生老病死,发现这里是世界上最容易让人抑郁的地方,而个别医药商人却大发横财。
去往
半年后,我又辞职不干了,并且准备摆脱专业束缚,找个真正适合我的行业去创业赚钱。学建筑工程的发小那时联系上我,他毕业后签约单位去了非洲坦桑尼亚搞基建,毕业第一年就拿了十五万。
 
他告诉我:“非洲这边中国人很多,浙江福建很多人过来做小买卖都发了财,“你如果去淘金,机会一大把。”我跟发小打听完细节,很是心动。正好他在那边认识一个做手机生意的中国老板,缺一个销售。联系了一下,我便买了机票从广州转机飞达累斯萨拉姆。
 
二发小介绍的手机店在当地华人一条街,老板很不错,一个来自福建三明的年轻人,主营国产和印度产的山寨手机销售,阿旺当时盯上了利润更高的通信设备维修,便招人帮他负责先前的手机销售业务。
 
本地黑人对价格低廉、装饰花哨、功能强大的山寨手机情有独钟,15万坦桑先令(大约500人民币)就能买到一款很好的机子,阿旺的店铺很少做散客,主要卖给一些小批发商。
 
坦桑有很多集镇,一些流动商贩会一次性来店里进购上百部新机,再倒腾到集市去卖,坦桑很多地方破旧落后,本地人对于发展经济,一没有足够的头脑,二没有足够的热情,所以钱都让欧洲人和亚洲人赚走了。
爆炸的手机
而坦桑的法律都是照搬欧美那一套,但具体实施起来,却包含着人情变通,甚至狡诈腐败,我到了没多久,一名黑人在我们店里买了一款山寨手机,过了一个月,出问题了,手机爆炸了,客户到地区法庭起诉,客人强烈要求阿旺按照法律赔付损失。
 
这种案例,法庭一般都绝对偏向消费者,再一看被告是中国老板,就当庭宣判阿旺赔付对方五百多万先令(大约15万人民币),并建议商业管理局吊销阿旺的营业执照,阿旺急忙通过认识的黑人官员疏通,总共花了一百万先令摆平了此事,但仍然要关几天店面避避风头。
 
过后,老李从中国的外贸网上找到了新的供应商后,更是数次质问我,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他这个途径,白白让他兜了这么一大圈,我不得不佩服,老苏一提到货就拍屁股走人,但他们在和老苏闹翻的情况下,依旧笑脸登门,开始了新一轮的销售进攻,就这样,生意没有出错,两年后,我成功地挣到了150万,我高兴坏了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分享至:

相关阅读